手機:15805319793
電話(huà):400-666-5698
首頁(yè) > 新聞公告 > 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
“派遣司機”的租車(chē)服務(wù)還算租賃嗎?

交通運輸部頒布實(shí)施的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中明確規定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。然而,近年來(lái)經(jīng)營(yíng)者鉆法規漏洞,在注冊成立汽車(chē)租賃公司后,又另設立了一家勞務(wù)公司,“一手托兩家”由汽車(chē)租賃公司提供車(chē)輛、由勞務(wù)公司隨車(chē)派遣司機,變相從事包車(chē)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。而當執法人員根據舉報查獲此類(lèi)租賃車(chē)輛時(shí),卻因駕駛勞務(wù)由第三方勞務(wù)公司派遣,缺少必要證據和管理手段,只能做放行處理。目前,此類(lèi)現象在一些三四線(xiàn)城市較為普遍,帶來(lái)不小運輸安全隱患,卻沒(méi)有有效解決之法?!耙皇滞袃杉摇钡钠?chē)租賃行為是否合法、該如何認定,作者從一起典型案例入手進(jìn)行了深入分析。
典型案例查獲帶司機的租賃客車(chē)卻只能“放行處理”某交通運輸主管部門(mén)接到舉報,稱(chēng)一輛9座小汽車(chē)非法提供縣際客運包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。根據舉報線(xiàn)索,交通運輸主管部門(mén)成功查獲了被舉報車(chē)輛。但經(jīng)進(jìn)一步調查發(fā)現,該車(chē)輛屬于一家汽車(chē)租賃公司所有,車(chē)輛行駛證登記為租賃性質(zhì),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的司機則是受另一家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勞務(wù)公司派遣,并隨車(chē)攜帶了司機的勞動(dòng)合同、勞務(wù)公司派遣單以及由承租人與勞務(wù)公司簽訂的《勞務(wù)雇傭合同》,以證明隨車(chē)駕駛勞務(wù)不是由汽車(chē)租賃公司提供,而是由承租人選擇的第三方勞務(wù)公司另行提供,因此未違反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第十一條第二款關(guān)于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規定,不得以該辦法第二十五條第二款規定予以處罰。該案最終因證據不足,只能對被舉報車(chē)輛做放行處理?!耙皇滞袃杉摇弊廛?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為何需要干預由汽車(chē)租賃公司提供車(chē)輛、由勞務(wù)公司隨車(chē)派遣司機,二合一從事租賃車(chē)輛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。在現有法律制度框架下,“一手托兩家”的經(jīng)營(yíng)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有效規避了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關(guān)于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禁止性規定。
但筆者認為,對于這種“一手托兩家”的汽車(chē)租賃模式,實(shí)為變相違法從事包車(chē)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。應當從嚴把握,從客觀(guān)行為后果入手,來(lái)認定行為的實(shí)質(zhì)違法性,防止不法經(jīng)營(yíng)者濫用民事權利損害其他合法經(jīng)營(yíng)者的正當權益。以下,筆者從責任主體、法律適用、安全責任、責任承擔及禁止權利濫用五個(gè)方面加以具體分析論述。從責任主體方面分析?!缎∥⑿涂蛙?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第十一條第二款關(guān)于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規定,其責任主體從該法條文義解釋角度分析,并未限定責任主體僅為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。而從行為效果角度分析,無(wú)論是由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還是由第三方勞務(wù)公司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,其行為效果都是一樣的,都屬于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。因此,筆者認為,關(guān)于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責任主體,應從行為效果、立法目的出發(fā)作適當擴大解釋?zhuān)葢ㄆ?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自己,也應包括由第三方提供的情形。對該條款責任主體作擴大理解,并未超出立法目的及其可預見(jiàn)性,屬于該條款應有之意。因為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是汽車(chē)租賃與包車(chē)客運兩種經(jīng)營(yíng)行為之間的法定邊界,應作嚴格區分與認定。如該條款所稱(chēng)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責任主體僅指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,則無(wú)疑是等同于允許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可通過(guò)與第三方勞務(wù)公司合作或者另設勞務(wù)公司等方式來(lái)規避法規,讓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規定形同虛設。從現行法規角度分析。因為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是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的基本準則,因此在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全文中,未再涉及駕駛人員資格條件等相關(guān)規定。根據《道路運輸從業(yè)人員管理規定》第六條規定,“國家對經(jīng)營(yíng)性道路客貨運輸駕駛員、道路危險貨物運輸從業(yè)人員實(shí)行從業(yè)資格考試制度。經(jīng)營(yíng)性道路客貨運輸駕駛員和道路危險貨物運輸從業(yè)人員必須取得相應從業(yè)資格,方可從事相應的道路運輸活動(dòng)?!比纭安坏秒S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言外之意,是允許由第三方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派遣,那么對于由第三方提供的駕駛勞務(wù)收取相應勞務(wù)報酬的行為該如何認定,是否應當進(jìn)行從業(yè)資格管理,顯然該類(lèi)問(wèn)題在現有制度框架下無(wú)法解答,成為違法經(jīng)營(yíng)者可以鉆的法規漏洞。筆者認為,之所以在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全文中,未對駕駛人員資質(zhì)條件作出安排,是因為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方式中,原本租賃汽車(chē)就由承租人自駕,而不涉及第三方提供駕駛服務(wù)問(wèn)題,無(wú)論是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還是其他勞務(wù)公司都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服務(wù),否則就應當按照違法從事包車(chē)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予以處罰。從安全責任角度分析。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提供租賃車(chē)輛,在法律上與承租人成立租賃合同關(guān)系。包車(chē)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者依托車(chē)輛提供運輸服務(wù),在法律上與乘客成立運輸合同關(guān)系。因為兩種業(yè)態(tài)形成的法律關(guān)系完全不同,因此在有關(guān)行政法規制度設計上,存在本質(zhì)區別。其中,對于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而言,因已設定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規則,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僅對租賃車(chē)輛的安全性能、適駕、發(fā)生車(chē)輛故障后的救援及換車(chē)等方面作出了具體要求和規定。而對于客運包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者,現行法規不但對車(chē)輛性能作出了超過(guò)租賃車(chē)輛性能的更高標準和要求,更在駕駛人員必須具備客運從業(yè)資格證、長(cháng)途包車(chē)超過(guò)4個(gè)小時(shí)應配備2名以上駕駛人員防止疲勞駕駛等方面作出具體規定。此外,國家只是鼓勵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為租賃客車(chē)辦理車(chē)上人員責任險,為承租人用車(chē)提供保險保障。而對于客運包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者,則嚴格規定應當依法購買(mǎi)承運人責任險,并對最低投保金額作出了具體規定。通過(guò)以上分析對比可知,現行政策法規對于汽車(chē)租賃市場(chǎng)行業(yè)的管理要求,遠遠低于對客運包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的相關(guān)規定,如允許租賃汽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者跨界從事或變相從事客運包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,勢必存在巨大安全隱患。從責任承擔方面分析。汽車(chē)租賃行業(yè)主要是為滿(mǎn)足消費者自駕出行的基本需求。由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本身“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,還是由其指定或合作的其他勞務(wù)公司“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,在客觀(guān)上都將產(chǎn)生同一個(gè)法律關(guān)系,即運輸合同關(guān)系,對應是承運人責任。唯一區別,如隨車(chē)勞務(wù)由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提供,則承運人責任應由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承擔;如隨車(chē)勞務(wù)由其他勞務(wù)公司提供,則承運人責任應由勞務(wù)公司承擔或者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與勞務(wù)公司共同承擔?,F行相關(guān)法規并未規定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應購買(mǎi)承運人責任險,一旦發(fā)生事故難以確保乘客利益得到充分保障。此外,根據民法典第一百四十六條的規定,行為人與相對人以虛假的意思表示實(shí)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無(wú)效;以虛假的意思表示隱藏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,依照有關(guān)法律規定處理。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通過(guò)與第三方勞務(wù)公司配合提供“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行為,無(wú)論私下是否存在惡意串通,但從行為效果上來(lái)看,都存在以勞務(wù)派遣方式表象,隱藏“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的目的,當屬于無(wú)效民事法律行為,應作出否定評價(jià),即依據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,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未取得道路運輸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或者出租汽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,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的,按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》《巡游出租汽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規定》《網(wǎng)絡(luò )預約出租汽車(chē)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暫行辦法》中關(guān)于從事非法營(yíng)運的規定進(jìn)行處罰。至于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與勞務(wù)公司之間如何劃分責任及承擔責任問(wèn)題,筆者認為這屬于該兩家公司之間的合同內部關(guān)系,對外不影響違法行為的認定。從禁止權利濫用角度分析。民法典第一百三十二條明確規定,禁止濫用民事權利損害國家利益、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權益。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采取“一手托兩家”的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變相從事包車(chē)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、出租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的行為,顯然是對權利的濫用,與《小微型客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服務(wù)管理辦法》及法律精神不符,依法應予規制、從嚴把握,堅決防止杜絕“不得隨車(chē)提供駕駛勞務(wù)”成為“一手托兩家”的汽車(chē)租賃經(jīng)營(yíng)者的合法外衣,成為濫用權利、違法從事客運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的合法借口。當然,要徹底解決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,應當盡快填補相關(guān)法規漏洞,從立法層面上完善相關(guān)制度、規則,加強行業(yè)監管,引導汽車(chē)租賃市場(chǎng)規范有序發(fā)展。



上一篇:勞務(wù)派遣和招聘代理的區別 下一篇:勞動(dòng)派遣如何管理好臨時(shí)工團隊?